回到公主殿,凤江见没自己什么事,就回去陪四皇叔下棋了。

不过,九儿可是给了他任务的,这段时间,必须要将四皇叔留在皇宫。

说是,她要时不时去看四皇叔,要四皇叔教自己武功。

凤江对这个任务非常的乐意,让四皇叔留下来,他就可以每日都见到四皇叔,跟四皇叔请教战场上的谋略,以及武学上的奥秘。

只要四皇叔稍稍有要离开的意思,他就说是九儿让他留下来的。

四皇叔那么听九儿的话,九儿让他留下来,他自然不会离开。

凤江走了之后,九儿公主殿的偏厅里的,就只剩下九儿和哑奴两个人。

两人,相对无言。

哑奴只是安静看着她,似乎只要看着她便好,就算不说话,也是开心的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九儿忽然道:“你一直守在我的身边?十几年?”

哑奴迟疑了下,点点头,又摇了摇头:“中途,有些日子离开过。”

“可我并不是在所谓的别苑长大的。”

我穿越时代 就是为了找寻你

这话,让哑奴脸色一变,指尖猛地收紧。

原本一直看着凤九儿的目光,也在一瞬间,投向了别处。

她果然不是在别苑长大的,现在看着哑奴的脸色,就知道自己的话没错。

但有一点,和她猜测一样,哑奴也确实是过去陪伴她时间最长的人。

但他现在分明有点不安,是怕她知道太多关于过去的事情?

“哑奴,你究竟是父皇的人,还是我的人?”凤九儿靠在椅背上,盯着他的脸。

哑奴没有看她,只是掌心捏得越发绷紧,到最后,竟然连指尖都在颤抖。

九儿也不过只是看着他,并没有任何压迫的意思。

这种事情,压迫也是压迫不来的,必须得要他自己愿意。

不管是选择父皇,还是选择她,怎么选,她也不会对他怎么样。

但,父皇那边也许不一样。

他要是选错,将来要面对的,是生命危险。

所以她等,既不催促,也不诱惑,就让他自己来安心选择。

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九儿忽然站了起来。

哑奴心头一紧,但很快,眼底就只剩下绝望。

公主,再不愿意相信他。

九儿想要离开,哑奴也没有阻拦,只是安静看着她纤细的背影,看着她从偏厅走出去,就像是,从自己的生命走出去那般。

可九儿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忽然停了下来,回头看着她。

“为什么不选择父皇?”她问道。

其实哑奴什么都没有选择,既没有选择她,却也没有选择皇上。

哑奴迎上她的目光,薄唇微动,但却还是一个字都不愿意说。

“那么,让我来替你说,好么?”

他依旧是不说话,九儿回到厅内,走到他的跟前。

与他靠的这么近,才发现他竟然这么高。

哑奴坐着自己站着,差不多能平时。

等她走到哑奴跟前,哑奴也站起来的时候,与他说话,便得要抬头才行了。

“你还是坐着吧,我仰着脖子与你说话,难受。”凤九儿将他摁了回去。

哑奴有点坐立不安,她站着自己坐着,于礼不合。

不过,在凤九儿这里,从来就不在意什么礼不礼的。

“我不需要你背叛父皇,但,我希望你的心也能向着我。”

若不是总有一种亲切感,这些话,凤九儿也不敢在哑奴面前说。

事实上,想要和哑奴聊心里话,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。

毕竟,哑奴是父皇的人。

她也只是在赌,赌哑奴对自己还有那么一份忠诚。

哑奴的目光是柔和的,至少这个时候,十分的坚定。

“我从未想过要害公主,我发誓。”

“我相信你,不用发誓,誓言在我这里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九儿松了一口气,至少,哑奴终于肯跟她交流了。

“你与我真的一直在别苑生活?”事实上,这个问题,她自己有答案,她只是想听听,哑奴到底是怎么说的。

哑奴没有回答,既不想骗她,但有些事,一个字都不能提。

“那好,告诉我,我从前认识的朋友,你是不是也认识。”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。

哑奴看着她,好一会,才颔首道:“基本上,认识。”

“那你能否答应我,以后在父皇面前,尽量少提我以前那些朋友的事情?”

“公主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哑奴不是不敢帮她,而是,担心着许多事。

“和皇上作对,对你来说没有好处,只要你乖乖留在宫中,将来,这个天下便是你的。”

“所有人都说,这个天下将来会是我的,但,可有人问过我,我是不是想要这一切?”

这话,让哑奴顿时无言以对。

他其实曾经想过,这一切是不是她愿意要的。

在船上的时候,他就想过这个问题,但最后,他也没机会去问她。

“公主现在的日子,难道,不开心吗?”

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无忧无虑,万人之上,这样的日子,难道不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?

“那要看,需要用什么代价来换取。”

九儿盯着他,没有错过他眼底那一抹复杂的情愫。

像是有点懊悔,有点迷茫,也有点不知所措。

这男子,明明自己一身高贵的气质丝毫不输给任何人,可却永远温顺安静,似乎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想法那般。

到底是什么样的生存环境,让他变成这样?

他好像真的没有自己的想法,没有自己的追求。

所有的一切,不是为了听从她的,就是为了听从父皇的。

“哑奴,你有名字吗?”九儿忽然问道。

哑奴愣了下,摇摇头。

九儿有点心酸,这么出色的男子,竟然连个名字都没有。

是因为从出生到现在,就从来没有被人关爱过吗?

“算了,你不敢背叛父皇,或许总有那么一丝原因,是怕连我也会受到伤害。”

“你是皇上的亲生女儿,皇上绝不会伤害你的!”

至少这点,哑奴还是愿意相信的。

虎毒不食儿,有哪个父亲会害自己的孩儿?

“公主……”

“但愿。”九儿却笑了笑,道:“从今以后,你就叫无忧吧。”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