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刚带着人径直而入,“你就是赵丽?”

赵丽的目光有些闪躲,但底气尚在,“你们是谁,想干嘛?”

有人出面解释,“今天上午,有人以‘猥琐的大黄狗’为昵称,在网上以暴力和泄露**的方式,公然侮辱他人,捏造事实诽谤他人!”

“经过ID分析,你个人有重大嫌疑,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!”

赵丽争辩,“不是我,不是我,你们不能抓我!”

“我老公是黄志强,我是族长的女儿!”

“志强,志强,爸!”

任由她如何呼喝都无济于事,很快就被人带上警车。

族长面如死灰,急忙缓和道:“小东,族长的位置我可以让出来,你能不能高抬贵手?别把小丽牵连进来?”

赵东冷笑反问,“你觉着,赵丽是无辜的么?”

族长还在坚持,“赵丽年纪小,不懂事,从小又被我宠坏了,做事可能事有些冲动,但她本质不坏……”

赵东不给他解释的机会,又问道:“难道佳琪不是无辜的么?”

雪地中的小美女黑发上白雪点点图片

族长愣住,然后面色狰狞,“赵东,你一定要做的这么绝?”

赵东盯着他说,“你用不着吓唬我,我也不吃你这一套!”

“而且,也不是我做的绝,是报应不爽,是天道轮回!”

“你记住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可以犯了错还不用付出代价!”

“正义会迟到,但一定不会缺席!”

“族长,看在你为族里兢兢业业的份上,我劝你善良,别成了某些人的帮凶!”

族长失魂落魄,整个人跌坐回椅子上。

他有一种预感,大势已去,无力回天!

黄志强见赵丽被人带走,慌乱到了极点,急忙拨出一个电话,躲到一边压低声音问,“三舅,到底怎么回事,齐刚不是被调走了么?”

三舅质问,“你他妈还好意思问我?你这个小兔崽子,到底得罪了什么人?”

黄志强有种不好的预感,“怎么了?”

三舅冷漠回复,“怎么了?齐刚的调查被拦下来了!”

黄志强不敢置信,“怎么可能,谁有这么大的本事?连你……”

三舅叮嘱,“暂时还不清楚,我估计是赵家在天州那边的关系!”

“总之,矿上的事可能要出麻烦,你现在别轻举妄动!”

“现在市里有人也在调查我,我暂时帮不上你什么忙,一切要靠你自己!”

黄志强慌了,“三舅,那……那现在怎么办?”

三舅犹豫片刻,“齐刚那边,可能正在追查大豪的下落,你一定把这件事给我捂住!”

黄志强保证,“三舅你放心,我早就安排人去做了,保证这人回不来!”

三舅又叮嘱,“另外,矿上的事该推的推,该撤的撤,千万别跟这件事扯上关系,手脚干净点,别再惹出什么麻烦!”

“方老板要下来调研,正在过来的路上,估计晚上就到了!”

“我正想办法拖延时间,等方老板过来,这事就有转机!”

黄志强惊喜道:“方老板要来?如果方老板愿意帮忙说话,矿是不是就不用关了?”

矿山每天进项不少,要是就这么关掉,他实在是不甘心!

三舅也跟着得意,“我那个同乡已经答应帮忙,只要咱们能搭上方老板的关系,矿上的事就是小问题!

“但是你也不能掉以轻心,尤其是那个省里下来的记者,给我盯牢了,千万别让她在这个时候把事情捅出来!”

黄志强点头,“三舅,你放心,交给我来安排!”

挂断电话,他阴沉一笑,“姓赵的,我先让你猖狂一阵,等方老板下来,我他妈再跟你秋后算账!”

随着赵丽被带走,黄志强也跟着沉默。

没有了这两人的干预,不出意外,赵大山的族长之位也被同时拿掉!

……

靠山镇内风云诡谲,好似有一股看不见的暗流在涌动!

尤其是族长家里,门可罗雀,风光尽去!

族长一个人喝着闷酒,神色惶惶,阴晴不定,整个人到了崩溃的临界点!

黄志强刚从外面回来,忙的焦头烂额!

局势虽然对他很不利,但好在没有什么明显把柄。

况且三舅在位,齐刚就算想咬着他不放,也不敢明着来!

见不惯族长的丧气模样,黄志强安抚了一句,“爸,您也用不着担心,我刚才托人打了招呼,只要小丽咬死了不认,齐刚就拿她没辙!”

族长反问,“小丽不认,别的呢?”

“族里的账目已经交上去了,查出问题是早晚的,真出了事,我第一个就要被抓进去!”

“还有,你在矿上的那些勾当,到时候怎么捂得住?”

“我就不该听小丽的,更不该信你的!”

“现在可倒好,我成了赵家的千古罪人,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!”

“不行,我要去自首,我要坦白从宽,我要争取宽大处理!”

黄志强急忙将人拽住,安慰道:“爸,你别慌,这事还没有到最坏的境地!”

族长将他推开,“黄志强,你少忽悠我!”

“当初我就不应该听你的,不应该跟赵东作对!”

“我告诉你,小丽这一次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黄志强冷笑,“爸,你喝多了,我不跟你计较,但是你也别把赵东看的那么神!”

族长惊疑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黄志强安抚道:“你忘了,我三舅还在,齐刚能翻出什么浪花?”

族长不信,“你三舅要真的管用,齐刚怎么会被调回来?”

黄志强只能如实道:“是,我三舅现在是遇见了一点麻烦,不过,方老板今天晚上就到了!”

族长直接问道:“这个方老板我听你说过很多次了,他到底什么来头?”

黄志强见瞒不住,半遮半掩道:“是省城某位大老板的秘书!”

族长将信将疑,“人家来头这么大,能帮咱们么?”

黄志强满是得意,“你放心,我三舅的同乡跟方老板是同学,关系早就打点好了!”

“只要方老板帮忙说句话,这件事就没人敢再查!”

“到时候,你还是风风光光的赵家族长!”

“赵东,屁都不是,从哪来的,我让他滚回哪里!”

族长心中还有疑虑,但是看见黄志强言之凿凿,这才放下心来。

脸色逐渐红润,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!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