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舅舅,放心!我很快就能痊愈。”

凤九儿将多准备的碗筷递给龙不屈。

“你还没用午膳吧,此地不宜久留,吃饱了,咱们回去再说。”

“而且……”凤九儿看着龙不屈,微微勾了勾唇,“回去,我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“很大,超级大的惊喜,不过,先用膳,好不好?”

这不仅是给舅舅的惊喜,还是给娘的惊喜,今天,他们姐弟重逢,一定会很高兴。

龙不屈对上凤九儿的目光,最终颔首,接过她手中的碗筷。

三人开始进食,谁也没多说什么。

凤九儿时不时给龙不屈夹菜,龙不屈的视线基本在她身上没移开。

潦草用膳之后,三人各自骑马离开,身后依旧跟着身材高大的猎犬。

离开凤凰城,走了足足一个时辰的小道,进入茂盛的树林,绕过两座山,终于回到了这片偏僻的草地上。

来回一整日,回到营地,已经是傍晚时分。

Ruby眼睛闪闪迷人

凤九儿选了人少的路线,往帐营而去。

来到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帐篷,凤九儿下了马。

她转身的时候,龙不屈和乔木也下了马。

“舅舅。”

凤九儿含笑过去牵上了龙不屈的掌,“你进帐篷休息一会儿,我很快回来。”

在掀开帐篷帘子前,凤九儿回头看了乔木一眼。

“乔木,帮我照顾一下我舅舅,别欺负他了。”

话语刚落,凤九儿放开了龙不屈,给他掀开了帐篷的帘子。

龙不屈并没说什么,举步走了进去。

凤九儿转身的时候,被乔木白了一眼。

她却耸了耸肩,给了乔木一记调气的微笑,跑了。

凤九儿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龙飞燕的帐篷外,停下脚步。

“娘,你出来一下。”

龙飞燕在帐篷里出来,身后还跟着雪姑。

“娘。”

凤九儿牵着龙飞燕,便往回走,“我带你去见一个人,保证你会觉得很惊喜。”

哪怕凤九儿也就是十几岁的女子,但,她的经历让她极少像现在一样笑得像孩子般。

现在的她,确实很开心,也很激动。

不知道舅舅和娘再次相见,会是什么样的场面?

龙飞燕跟随凤九儿往前,一句话都没问。

再次回来最靠林子的帐篷,乔木一人守在外面。

“龙将军。”

她恭恭敬敬地向龙飞燕拱了拱手。

龙飞燕对上她的目光,点点头,并没说话。

“娘。”

凤九儿停下脚步,看着龙飞燕,“里面有一个你非常想见的人,我们现在就进去,你最好做好……”凤九儿的话还没说话,帐篷的帘子被人在里面掀开。

摘下帷帽的龙不屈站在门帘处,看着外面多出来的身影,整个人都僵愣住了。

听见他的九儿喊“娘”,他怎么可能还能安静等待在帐篷内?

龙飞燕看清楚出来的男子,也瞪大双眸,完全说不出话。

凤九儿心里高兴,竟忘记了这些帐篷根本没有任何隔音效果。

看了龙不屈一眼,她牵着龙飞燕的手,往前走了几步。

“娘,是舅舅,他来了。”

龙飞燕身体依旧有几分僵硬,就连龙不屈也一样。

凤九儿一手牵着一人走进帐篷,回头往外看了一眼。

“你们慢慢聊,我会守在外头。”

乔木给了凤九儿一记安心的目光,过去将帘子放下。

帐篷里,龙不屈终于反应过来,在凤九儿手中收回自己的掌,半步向前。

龙飞燕微微勾了勾唇,向前,抱上了站在跟前,身材高大的男子。

“没想到,你便是九儿给我的惊喜。”

龙飞燕轻轻拍了拍龙不屈的背门,眼底蒙上一层泪。

放开龙不屈,龙飞燕抬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。

她的长指落到他还没完全恢复的脸上,指尖有几分颤抖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龙不屈握上龙飞燕的手臂,回给她一记浅浅的微笑:“用了九儿的药,好多了。”

“姐。”

他看着她,突然轻唤了声,“要是爹知道你还活着,他一定会很高兴!”

“爹还活着?”

龙飞燕瞪大的双眸下尽是激动的色泽。

“嗯。”

龙不屈有几分愉悦地点点头,视线一转,他看了凤九儿一眼。

“九儿第一次上我的地方,爹当时就将她当成了你,看来他老得并不糊涂。”

凤九儿含笑过去,牵上两人的手,将他们带到不远处的矮桌旁。

“舅舅,娘,你们坐下说话。”

“娘。”

凤九儿在龙飞燕身旁半蹲下来,依旧没放开她,“我跟你说,当时我还是凤九,外公居然能认出。”

“要不是他一直喊着‘龙儿’不让我离开,舅舅早就将我赶出去了。”

视线在龙不屈身上扫过,凤九儿嘟哝了下唇:“当时舅舅可凶了!”

“不过,舅舅在皇城混得不错,他便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,揽月。”

“这么多年,你与爹一直在天下第一庄?”

龙飞燕侧头看着龙不屈,轻皱了皱眉。

“嗯。”

龙不屈颔首回应,“容貌被毁,也便于我们在皇城落脚,所以一直以来,并没做任何治疗。”

“难怪天下第一庄如此神秘,我曾经有心想进去探情况,都没法进入。”

龙飞燕浅叹了一口气。

“没想到自己的家人近在咫尺,却互不相识。”

龙不屈看着龙飞燕,好看的浓眉轻蹙了蹙眉。

“难道,姐就是一直住在皇宫里面的蒙面女子?”

“嗯。”

龙飞燕轻点了点头,“这些年,我在利用启文帝帮我做事。”

“舅舅,娘,你们好好聊聊,我想亲自给你们做晚膳,今日,我太高兴了。”

凤九儿站了起来。

“好,你舅舅喜欢吃鱼,你去给他多准备几种口味。”

龙飞燕摆了摆手。

事实上,今天高兴的,又何止凤九儿一人?

她给龙飞燕和龙不屈的不仅仅是惊喜,更多的是幸福和希望。

一家同行,比孤军作战要好太多!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凤九儿再看了两人一眼,点点头。

“我先带些茶点进来,今晚舅舅住这儿不走了,不急!”

凤九儿转身大步走了出去,看起来,着急的人,并不仅仅是刚重逢的姐弟,还有她。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