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..,最快更新霸道帝少请节制最新章节!

要不是夏初初不告诉任何人,跑来看望衍瑾,那么乔静唯也不会生气,和夏初初起争执,然后自己一时失言,把话都给抖了出来。

这下好了!

“我还没说什么呢,乔静唯,这么着急干什么?”慕瑶说道,“是想否认,还是想掩饰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什么都不想!”

“当初流产,初初说并没有推。我还在想,初初不可能说谎,但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,我现在突然明白……”

乔静唯连忙打断她的话:“不要胡说八道些什么!”慕瑶却指着她,继续强势说道:“现在我好像明白了,是知道厉衍瑾爱着初初,心里怨恨,故意去找初初的茬,然后自己不小心摔进泳池,然后怕厉衍瑾责怪,所以就把事情都推到夏初初身上,是不是?

“不是!”

乔静唯完已经无话可说了,只有一个劲的闪躲,一个劲的退避。

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!

甜美少女夏日迷人写真

再待下去,就要出事了!

沈北城和慕瑶都是聪明的主,一般的话根本糊弄不了!

再加上,夏初初心知肚明,清楚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!

“不是?”慕瑶已经差不多推测出来了,“那么就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故意流产,故意摔进游泳池,故意陷害给初初,故意逼走初初,故意引起厉衍瑾的同情和怜惜!”

“不是不是不是!”

慕瑶一脸肯定的说道:“就只有这两种可能!”

其实,慕瑶的话,已经非常接近真相了!

只是,谁也不会想到,乔静唯根本没有怀孕!

以前慕瑶还不明白,乔静唯和夏初初为什么会闹得这么僵,积埋下这么深的怨恨。

因为慕瑶还算是比较了解夏初初的,不是一个有什么坏心眼,会有狠毒的手段去对乔静唯肚子里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的人。

而乔静唯和夏初初,明面上,按理来说还是该和平相处的啊,表面功夫还是做的。

现在慕瑶稍微明白了一点,原来是乔静唯知道厉衍瑾和夏初初的事情。

那么,女人的嫉妒心,就在这个时候,完体现出来了。

乔静唯的手腕都红了,可慕瑶丝毫不松手,她也挣脱不了。

说多错多。

寂静了几秒,夏初初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:“慕瑶,让她走吧,我现在身痛,带我回病房好不好……”

“……”慕瑶左右为难的,“好吧。”

夏初初说自己身上痛,她可是才出了车祸的人,天大的事情也都比不上自己的命重要啊!

所以慕瑶也不好耽误时间。

慕瑶一松手,乔静唯立刻就收回自己的手,转身就走,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,一副摇摇欲坠要摔倒的样子。

沈北城看着乔静唯的背影,慢慢的皱着眉头,隐约的感觉到,事情好像不对劲。

但是他又说不上来不对劲。

如果不是乔静唯自己爆出来,这根本就是一个谁也不会知道的秘密。

慕瑶推着夏初初的轮椅,快速的回去了病房,沈北城则去找医生过来了。

在佣人的帮助下,慕瑶把夏初初扶上了病床。

“哪里疼啊?现在感觉怎么样?没关系,北城已经去叫医生了……哎,从轮椅上摔那么一下,就算是正常人,也会疼啊,何况还早就有伤在身上。”

慕瑶絮絮叨叨的说着,又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夏初初一眼。

“我以前还挺喜欢挺欣赏的,因为觉得不做作,非常真实,敢爱敢恨,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懦弱,畏手畏脚的,一点都不像以前的了。”

夏初初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她摸摸的躺在病床上,手指无意识的揪着棉被,一下一下的摩挲着。

很快,医生过来了,沈北城和慕瑶站在一侧,看医生给夏初初检查身体,询问情况。

夏初初都一一告诉了,医生跟旁边的护士嘱咐了些什么,然后说道:“没事,一切都挺好的,好好休养,把伤给养好就可以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医生走后,沈北城和慕瑶互相看了彼此一眼,然后又看向夏初初,一副不知道该不该说的表情。

因为他们可以逼问乔静唯,可以说重话,哪怕吵架,也无所谓,根本不在乎。

但是他们做不到这样对待夏初初。

所以……

夏初初低头,虽然不吭声,但是她心里也明白。

好一会儿,她慢慢的抬起头,看着沈北城和慕瑶:“我想,们可能……误解什么了。”

“是吗?乔静唯都亲口说了,不小心说漏嘴了,还有什么误解的?”慕瑶撇撇嘴,“初初,也早知道,为什么不跟任何人说?”

沈北城想了想:“可能是因为,厉衍瑾都忘记了,所以不愿意再在他面前提起吧?但是,跟我们也不愿意提吗?”

“只猜对了一部分理由。还有一部分,是和乔静唯有关。”

“乔静唯?她怎么了吗?”慕瑶问,“从她知道和厉衍瑾的事情之后,在她面前……就抬不起头了吧。”

夏初初叹了口气:“我想,们都理解错了。”

“什么错了?”

“乔静唯知道的,仅仅只是我喜欢小舅舅。但是她不知道,我和小舅舅在一起过,更不知道,我和小舅舅以前的那些事。”

“什么?”这下子轮到沈北城惊讶了,“不可能吧?”

“她当初找到我摊牌的时候,就是这么说的,说我不知廉耻,喜欢自己的小舅舅……其余的,她只字未提,那么就代表,她并不知道吧。”

慕瑶愣了。

而沈北城,却头脑异常的情醒,肯定的说道:“不,乔静唯知道的,不会只是这么一点点。”

夏初初轻声回答:“她都跟我摊过牌,我们吵了好大的一架,我心里有数。”

“我不知道和乔静唯是怎么说的,说了什么,但是夏初初,今天乔静唯的表现那么激动,我怀疑,她真的知道部。”

夏初初听沈北城这么一说,瞬间也愣了。“是……是吗?”她迟疑着开口,“应该不会吧。”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