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变故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不等场面发生骚动,走廊里再次恢复了光亮。

突兀的停电虽然让人生疑,不过眼下却没人想那么多,因为王恒升此时已经被人捏在手中。

将近两百斤的份量,在赵东的手里轻若无物一般。

短暂的安静过后,便是群情汹涌。

“你想干什么!”

“赶紧放开王总!”

“妈的,你不想活了?”

走廊上的一众打手跃跃欲试,脸上也满是愤慨,尤其是那种被人当众打脸的恼怒,让他们恨不得将赵东生撕活剥了!

“管好你的狗!”赵东出声提醒,同时将手肘夹紧。

王恒升被勒的喘不过气,喉咙里荷荷发声,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,“别……别……别过来!”

梅姨也是刚刚回过神,虽然不喜欢眼前这个便宜女婿,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,赵东的身上还真有那种于千军之中取敌将首级的气势。

当着皇庭会所的十几号保安,他竟然暴起发难,扣下了王恒升?

粉红色毛衣粉粉嫩少女如初恋般纯美清新图片

真不知道该说他勇猛,还是该说他缺心眼!

他倒是痛快了,可一会怎么办?难道他不知道,这样做只会让事情越闹越大,最后变得无法收场,甚至连累苏家!

虽然赵东暂时解决了她跟王恒升对峙的局面,可是梅姨并不领情,甚至腹诽不断。

刚才的局面虽然危险,可是王恒升顶多就是以势压人,并不敢真的把她怎么样。

现在可倒好,赵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,等于是主动把把柄送到人家手里!

梅姨气的不行,小人物就是小人物,烂泥怎么也扶不上墙,无论是眼界还是格局都不行,放任这样的家伙进入苏家,只会让苏家的处境更加的雪上加霜!

想到此处,梅姨厌恶道:“赵东,你想干什么?还不快放开王总!”

赵东稍稍松了手劲,不过一只手掌仍让紧紧捏在王恒升的喉咙处。

王恒升也算是个人物,肋骨被敲断一根,愣是面不变色,“小兄弟,我跟梅姨是朋友,刚才那是开玩笑呢,咱们之间没什么解不开的疙瘩,都是误会,误会!”

赵东一声冷笑,“误会?”

王恒升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,忙着附和,“对对,误会!”

赵东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句问,“今天这事,会所的保安不闻不问,我进去讨个公道,反倒被齐经理指鹿为马,刚才要不是我运气好的话,没准躺着出来的就是我!现在你跟我说误会?”

王恒升被赵东的眼神吓住,他这才赫然发现,原来这个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在心上的小人物,才是真正的狠角色!

想到此处,他强提精神冷笑道: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既然苏总平安无恙,有什么问题大家解决就是了,真要把事情闹大,不光对你没有好处,对苏家也没有好处吧?”

赵东啐了一口,“这事明明是咱们之间的恩怨,关苏家什么事?”

听见这句话,不止王恒升傻了眼,就连梅姨也愣在原地。

不过她并没有半分领情,反而更加担心,这个该死的家伙到底想干嘛?

赵东哪会理会梅姨的想法,今天要是他晚来半步,苏菲的下场不用多想。

即使苏菲平安离开,可是一想到那个女人满身是伤,他就说不出的烦闷!

这种烦闷在料理了那个韩总之后依然无处消解,那种色字当头的家伙,只不过是别人手里的枪罢了,不揪出这件事的幕后黑手,他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!

尤其是当赵东知道,皇庭会所在整件事里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之后,他的怒火就恨不得将这里点燃。

王恒升随即改口,“是是是,跟苏家没关系!不过,今天你打也打了,砸也砸了,也该消气了吧?这事我再不追究,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?我王恒升虽然不算什么英雄好汉,不过在天州的地面,还是有几分薄面的!”

赵东露出一抹冷笑,“姓王的,你以为今天这事到你这就算了?从你开始,有一个算一个,我会挨个找他们算账!”

王恒升察觉到了危险,瞳孔瞬间收缩,“你想干嘛?”

梅姨也跟着一声呵斥,“赵东,你别乱来!”

赵东扭过头,“我乱来?告诉你,今天苏菲在这里受的委屈,你不心疼,我心疼!你不替她做主,我替她做主!”

梅姨错愕了一阵,忽然觉着面前这个小保安变得跟往常有些不一样。

一向强势的她难得示弱,“赵东,你听我说,解决这件事有很多种方法,你这样只会让事情更糟……”

梅姨的话还没等说完,就被赵东强硬打断,“难道在你的眼里,任何事情都要用利益来衡量么?怪不得苏菲她不喜欢你!”

这一句话说口,让梅姨愣在当场,她忽然发现自己的任何措辞,在这个男人面前都变得那么无力。

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,让她很不舒服。

赵东提臂横拉,扯着王恒升就是一个大力的过肩摔,愣是将眼前的人群砸开了一道豁口。

本就满是火药味的走廊上,就像是被人投入了一颗火星,围绕着赵东瞬间炸响!

阿军抓住机会,保护着梅姨安离开,再加上等在外面的人很快汇合,一行人也算是有惊无险。

……

站在皇庭会所的门外,梅姨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。

按照她的判断,今天的麻烦已经闹大了,相瞒都瞒不住,这种大规模的械斗,不超过半个小时就会有警方赶到!

要是以她一贯的行事风格,应该立刻上车,越快的离开这种是非之地越好。

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此刻却犹豫起来。

尤其是联想到赵东刚才的那番话,以及走廊上最后瞥见的那个高大背影,那股复杂的滋味被无限放大。

她不是傻瓜,要不然风雨飘摇的苏家也不会坚持到现在。

刚才赵东的那番话,听上去刻薄无情,何尝不是在跟她撇清关系?

为苏菲讨个公道,固然是最主要的原因。

可赵东不是笨蛋,更不是傻瓜,以一己之力独挡皇庭会所的一众保安,还不是为了搅乱局面,让她趁乱离开?

梅姨从不求人,更不会欠谁的人情,可眼下赵东对她来说,就像是一只卡在嗓子口的死苍蝇,咽也不是,吐也不是!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