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霸道帝少惹不得

两个人越走越远,直到听不见了,南语才慢慢的,站了起来。

原来是这样啊。

她算是明白了。

难怪这些人,对待夏天,跟对待她,完就是两个态度。

原来是因为,慕以言的关系。

夏天这绯闻一传,什么损失都没有,反而还成为了大家心目中,默认的慕总的女朋友?

南语怎么甘心!

怎么咽的下这口气!

是不是,夏天故意把慕以言介绍给她的?

但是,这个逻辑,似乎也不通啊……

“南语,”助理走了过来,“南语姐,我们可以收工了。”

短发清纯美女私房写真眼神忧郁

南语瞪了她一眼,一句话也没说,气冲冲的走了。

出了演播厅,上了车,车门一关,南语就开始在车里发脾气。

“怎么回事?今天的节目录制,到底是怎么安排的?我是来给夏天作配的吗?”

经纪人杨婷婷安慰她:“南语,录制节目的时候,我也一直都在下面看着,我都看在眼里。”

“那就眼睁睁的,看着我受委屈?”

杨婷婷回答:“那当然不肯了,但是,夏天现在风头正盛,我们不好正面跟她有什么冲突。”

“是,话是这么说。我跟她的关系还不错。我看见她,也得赔着笑。但,工作上,有她这么压着人的吗?”

“是不是不甘心?”

“对!”南语点头,“我当然不会甘心了!”

杨婷婷说道:“其实这件事,有一个解决的办法。”

南语看着她:“什么?说说看。”

“这么明显的捧她,忽视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”杨婷婷说,“到时候,节目一播出,我们再引导一下舆论……”

南语眼睛一亮:“是说……”

“对。”杨婷婷点点头,“懂我的意思。我们是不好出面的,但是,我们可以让粉丝去撕啊。”

“夏天跟我的热度咖位,都差不多,我们也没有谁比谁红。粉丝数量……估计也是旗鼓相当。”

“对。节目播完,我们就引导着粉丝,为打抱不平,指责节目组不尊重,切的镜头。”

“是。”南语说,“何况,事实本来就是如此。这个节目,主持人一直都在跟夏天聊,采访她,就偶尔带到我,还不让我说个痛快。”

“对对对,何况,除了粉丝,还有路人啊。这档节目还挺火的,观众数不少。谁都看得出来,被冷落了。”

“好。”南语的气,这才消散了不少,“就这么办。”

夏天则到了机场了。

时间仓促,她一到机场,就准备着登机了。

她也没想那么多。

坐在头等舱,她把口罩和帽子一戴,然后,就呼呼大睡了。

每次这么连续工作好几天,连轴转,是她最忙最累的时候。

而且,这次访谈节目,夏天很开心,也说了很多。

她压根就没注意到,南语的神情里的微变化。

再说了,两个人关系这么好,一些小事,也不用放在心上。

………

年华别墅。

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,慕念安就在家里,休息了。

办公的地点,本来确定了,现在,又改了。

她选了另外一个地点,压根就不在一个区域。

因为,慕念安只要每次再去那栋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,都会有心理阴影。

所以,还是趁早换个地方吧。

言安希也放缓了度假计划,决定在家里,好好的陪陪自己的女儿。

“妈。”慕念安抬头,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言安希。

“看书呢?”

“嗯,”慕念安点点头,“学无止境。现在没什么事,多看看书,补充一下知识。”

“学的法律专业,的确是需要熟悉各种相关的法律条款和条规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言安希看着她:“最近心情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。”慕念安说,“倒是,怎么不跟爸爸出去度假了?”

“出国一年,我们才见了几次面啊?现在,终于回来了,我们母女俩,还不得好好的,互相陪陪啊。”

慕念安笑了:“我觉得,妈妈这样的人,只要有爸爸陪着,就够了。”

“瞎说什么呢,和哥哥,我也很需要啊。我的生活里,们都必须要在,不能少。”

“妈,我这是在羡慕呢。”慕念安说,“没听出来吗?”

“羡慕我什么?”

“能找到爸爸这样的好男人,好老公啊。”

言安希一听,笑了起来:“还真的是会说话啊。”

“事实而已。”

“我跟爸爸啊……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。”

慕念安回答:“那也一定,是一个很浪漫的爱情故事。”

“比较久远了,有些事情,细节,都不太记得了。”言安希说道,“不过,这辈子,我嫁给爸爸,还是嫁对了人,是幸福的。”

“对啊,我也想跟妈妈一样。”

“傻孩子。”言安希摇摇头,“说句真心话,我反而倒是不希望,跟我一样。”

她的爱情……

现在虽然甜甜蜜蜜,很是美满。

但是,之前的坎坷曲折,也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。

“为什么啊?”慕念安问道,“妈妈不希望我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一段美好圆满的婚姻吗?”

“我当然是希望了。只是,我不希望,是以我这样的方式,走我的老路。”

言安希希望自己的女儿,能够顺顺利利的,拥有一段爱情,然后,顺理成章的结婚,生子。

虽然有点难,但,只要相信缘分的人,就一定会等到爱情的。

她跟慕迟曜的爱情,太坎坷,太曲折,她也过得太苦了。

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,不要吃那么多的苦。

慕念安眨了眨眼:“我不知道爸妈以前的爱情,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但,既然妈妈这么说了,我也会听的。”

“有我跟爸爸,还有哥哥在,我们啊,是不会让吃半点苦,受半点气的。知道吗?”

“嗯。”

言安希看着慕念安,慈爱的笑了。

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,又看了看时间。

“这都快十点了,以言怎么还不回来。”言安希说道,“也不知道晚上了,还有什么可忙的。”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