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秋看着对面这个年轻人,一张脸相当耐看,浓眉大眼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,但是在眉头上有着一道小小的伤疤,增添了几分匪气和肃杀感。

野狐,与叶秋同为龙焱特种大队的成员,比叶秋晚加入龙焱特种大队几年。

见到野狐,叶秋顿时回想起以前在部队的日子,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。

“老大!”

听到叶秋这么说,对面的野狐再也攻击不下去了,停手,走上来前来,先是狠狠给了叶秋一拳,然后用力抱住了叶秋,有些激动道:“老大,我就知道还活着!”

老大?

蓝虎从车上下来,差点一个趔趄没站稳。

刚才下车之人就是他们飞龙特种大队的前任队长,那个在军区大比当中单挑一支部队的狂人,将飞龙特种大队推上了顶点的男人,却是称呼叶秋为老大。

本来以为对方是从那几个王牌部队出来的,可是现在看来,来历还要恐怖,对方到底什么来头?

居然要让野狐都叫对方老大?

想到曾经跟叶秋交过手,蓝虎忽然觉得心有余悸,他连野狐都打不过,当时候叶秋说不定还放了水,自己居然去找这样子一个猛人单挑,绝对是找虐。

叶秋用了抱了一下野狐,然后一把将他推开,笑骂:“抱着我干什么,别人还以为我是搞基的,滚蛋!”

四月充满困意的居家美女图片

野狐松开手,有些激动道:“老大,我们都以为死了,为什么不给我们消息?”

叶秋面色黯淡:“那时候我受了伤……”

野狐神色一怔,顿时担忧道:“伤势怎么样了?”

叶秋继续说道:“然后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,无微不至地照顾我,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,我就想着不回去了吧。”

野狐顿时不可置信道:“那个女人到底有多漂亮?居然会让不回部队?”

叶秋嘿嘿笑道:“反正比龙姬漂亮。”

野狐顿饭翻了个白眼,知道叶秋在开玩笑了,无语道:“老大,别逗我,比龙姬还漂亮的女人根本不存在。”

龙姬,同是龙焱特种大队的成员,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能够在龙焱特种大队,这支华夏特种王牌之师当中占据一席之位,身手了得,而且足智多谋,实力不弱于其他男性成员。

叶秋想到那个女人,就有点失神。

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,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,明明有着倾城的容貌还有曼妙的身材,可以靠着脸吃饭,偏偏要加入龙焱特种大队去受苦。

野狐嘿嘿笑道:“老大,是不是在想龙姬?”

叶秋回过神,顿时没好气道:“想个屁!我告诉,漂亮的女人多的是,也就是这种老处男,没见过世面。”

野狐咧了咧嘴:“老大,这话就是以50步笑100步了。”

叶秋满脸笑容,拍了拍野狐的肩膀,欣慰道:“看来小子还是处男,不过不好意思,我已经告别处男生涯了。”

野狐脸上愕然,接着喃喃道:“不是吧,老大也太没义气了。”

叶秋瞪眼:“这事怎么讲义气?小子是不是皮痒?”

野狐顿时讪笑道:“老大,别生气。对了,嫂子呢,嫂子在哪?怎么也该跟嫂子见个面。”

叶秋嘚瑟道:“没礼物还想见嫂子?先准备好礼物再说。”

野狐脸色顿时一挎,惨叫道:“老大,我刚退伍啊,就惦记着我身上那点退伍费,有没有人性!”

叶秋一愣:“退伍了?”

野狐点点头:“这个月刚刚退伍。”

叶秋叹口气,也是,龙焱特种大队的成员,要是不主动退伍的话,不可能出现在这,拍了拍野狐的肩膀说道:“退伍了也好,以后跟着我混。”

野狐咧嘴笑道:“老大,就等着这句话呢。”

叶秋瞪了他一眼:“好小子是赖上我了是吧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滚蛋!”

叶秋骂了一句,不过嘴上骂着滚蛋,心里面却是有几分感动,这就是兄弟。

叶秋问道:“对了,除了之外,其他人呢?”

野狐说道:“自从收到老大死了的消息后,其他人也都申请退伍了,这个月我退伍之后,龙焱特种大队就只有龙姬和龙九还在了,龙九说要把新人带起来再离开。”

叶秋点点头:“龙九这小子比们都聪明,有他在,龙焱不会没落。”

野狐苦笑道:“不过其他兄弟现在都很消沉,要不要把的消息告诉他们?”

叶秋说道:“暂时不要。”

野狐点点头,没有多说,以他对叶秋的了解来说,恐怕这回叶秋金蝉脱壳,背后一定有着特殊的任务。

叶秋搂着野狐的肩膀,然后对着李东河说道:“李队,这是我兄弟,周恒山。”

李东河看野狐跟叶秋关系不浅,不敢怠慢,笑着说道:“周兄弟好,既然是叶兄弟的朋友,那么就是我的朋友,以后有什么忙尽管找我。”

野狐跟李东河握了握手:“李队长,好。”

叶秋又指着程大强:“程少爷,富二代,人还不错。”

程大强顿感受宠若惊,居然从叶秋口中听到‘人还不错’这四个字评价,还有点小激动,忙跟野狐握了握手:“好,好。”

野狐笑着跟他握了握手。

蓝虎上前,身体绷直,对着叶秋敬了个礼:“首长,天广军区飞龙特种大队现任队长蓝虎,向报道!”

野狐指着蓝虎笑道:“这小子之前拉着我说,要带我来见一个猛人,还说那个猛人把他直接KO了,叫我来给他找回场子,他妈的,没想到是老大,要是我知道保证打得他屁股开花,来挑战不是找虐吗。”

蓝虎老脸一红。

叶秋笑道:“这小子还不错,让我操练一下,在大比当中应该能够有不错的成绩。”

蓝虎心中一喜。

叶秋道:“对了,我有个人要交给,带他回军区。李队,麻烦了。”

李东河闻言点点头,虽然不合手续,但是现在军区要人,他就亲自去把江辰带出来。

叶秋跟野狐很久没见,在聊他离开部队以后,发生的事情。

而就在这时候,一阵吵闹的声音传过来。

Tagged With: